欢迎您!
主页 > 4676开奖记录 > 正文
去看书网移动版
日期:2019-07-11 来源: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:

  曾半仙救世网,想自己对王爷算奉承。人与人之间有阳奉阴违,比如梁山王初到军中,及他初掌兵权时,大家伙儿欺生的事情他们忽略不计。只想自己听从军令的地方。这位王爷现在翻脸就收拾人,要把大家的家财剥夺一部分走,不由又恼又恨。急急想主意,也有等别人着急先出主意的心。

  他目光如电,心中有盘算,看得飞快。小半个时辰看完,交到龙怀城手上严峻地道:“老八,你再把这金银库也看一看。你家虽是国公府,现下是王爷要帮的人儿,但从开国到现在,也有几件趁火打劫不属于自己的东西。按我家这账册,回去全开发了。远远的赶紧卖了,相关到手的证据尽皆销毁,等圣旨下来,已是暗中早查明白,那时候抹清已晚。”

  如比不得袁家的人家,子弟败落,或一时家里周转不灵,或上别人的当,拿御赐东西暂解难关。事后寻也寻不回来。而皇帝知道后,也可能出现大不敬之罪。要怪你家还有官职进项,怎么偏拿朕给的东西送人去了,卖或当去了?

  闵氏管家几年,见到这样内心着实不安。早几天和心腹们商议,以为是二位公主要管家,故而一丝不苟。也因为二位公主让她有不敢抬头之心思——她曾大胆和长嫂陈留郡王妃争风拈酸,但公主却是皇上之女,比长嫂身份更高——老老实实按丈夫吩咐不敢有误。

  将军们带副手加上亲兵到了上百人,又天气热,陈留郡王让摆在园子中小桥流水边。掌起上百灯笼,照得水面泛银,花羞含醉。用大碗飞盏吹着凉风,将士们喜笑颜开,纷纷敬郡王兄弟和龙怀城酒,说今天快活到十分。

  看他意思就要吟诵,有一个将军仗着酒意率先不答应:“诗不好听。我去年刚会写自己名字,不是为了在您面前签军令状不再只按手印儿,我还不学!您帐下的几位幕僚先生我看着最烦,没事儿就说念书好,战场上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,关念书屁事!您有念诗的,不如让我们多敬几碗酒,这叫快活。”

  听到他的话,跟着起哄的人居然还不少,哈哈一通大笑后,有人附合:“就是!我们打小就不认字,长大自然也没认得。老天打发我们出娘胎的时候没带文曲星。也没见过两军对仗,大家不拔刀子各抱一本书,对着念念就分胜负。”

  “我表叔娶媳妇,外地隔上八百里,怕上当,成亲前见过,以为娶个女天仙。结果早偷的有汉子,那晚汉子寻来,把我表叔捆一夜,他拔了头筹。后来奸夫淫妇全送了官,我表叔那一夜也吓坏,一辈子不敢再找女人。这洞房花……花什么来着我学不来了,”这位眼睛一挤,有了:“这洞房花花肠子,不见得大家全快活。”

  “妖魔鬼怪”们努嘴儿瞪眼睛:“不要不要,早照过镜子没伴文曲星。”有一个机灵算算只有三个:“郡王,您少说一个。那花花肠子的快活其实我爱听。我们村头上到夏天秋天,就这个季节,打谷场上成天钻大姑娘小伙儿,虽没有洞房也快活。”

  陈留郡王喝一声:“成过亲的起立,后退一步!”分出去一半的人。余下的,让他们起立往前一步,郡王开怀大笑:“男人多女人少,按军功论还是按长相,还是按年纪,你们自己做主。”一声怪叫:“挑老婆喽!”

  闵氏闻报的时候,身子一歪滑下椅子。明明贴着椅子下来的,也一屁股坐下来那般,摔得身子生疼。她没空儿去想哪里来这么大的力气往下摔,甚至起来说话不迟她也不去想,一张脸儿吓的血色全无,坐地上就问:“是真的?!”

  陈留郡王让起来,有几个已是鼻青脸肿。郡王一笑道:“按军功计,军功在前的先挑人。”见当兵的疑惑,陈留郡王道:“老子为什么还让你们打是不是?给你们长长记性!我给你们的女人,不是打架就能到手。想要好女人,拿军功来换!”

  自然不说实话,装模作样一抹脸儿:“老子事儿忙没功夫睡,白耽误她们不好。又好歹在我房里侍候过,赏给奴才们不行不行。得给她们一个好去处。想一想,兄弟们跟我良久,忙的顾不上娶老婆,不便宜你们怎么行?不过可有一个说法。”

  听话的人一面听,一面数数姬妾人数,再算算大家伙儿的军功。因在一个营里彼此互知,谁有份挑老婆也约摸出来。娇花软玉摆面前,都快瘫软下来。闻听还有说法,有人迫不及待:“郡王快说,说完我就可以洞房了吧?”

  陈留郡王笑道:“好吧,我长话短说。老子给的人不差,你们眼见了。收下全得好好对待。一,不许纳妾!二,有老婆了,打仗要用心,全活着白头偕老!不会看兵书的学念书。不会写军令状的学着写。先说好,学会了不是让你三天两头一张军令状的给,我倒有功夫搭理你!”

  当下把人一挑,陈留郡王当众吩咐萧瞻峻:“二弟,让弟妹铺排下新房,大红喜烛大红被卧,也不用许多客人,就咱们在这里的人充个傧相,算个贺喜人。再闹个房,看他们交头酒。给新人大红衣裳,如果现有的不足够,敲开全城的铺子买。如果偏偏没有,就轮流换衣拜堂也使得。”

  闵氏一听不敢再呆,急急忙忙先于丈夫回房。晚上两步的钟点儿,萧瞻峻果然到来。怕妻子有异议,让她把人屏退。这正中闵氏下怀,她听完后拜下来:“二爷,我总是这个家里的人,家里有事我也要分担,这到底是怎么了,为什么查库房,我并没有黑银子。为什么又打发大哥房中的姬妾,大嫂她知道吗?”

  萧瞻峻心头一松,很情愿的告诉给她:“小弟没有妾,齐王殿下也没有妾,柳国舅为儿子埋伏笔,说他家允许纳妾。大哥这是为小弟争口气,大嫂不知道这事也无妨,想来知道只有喜欢的。又打发的好,给的全是有前程的人,不会落下抱怨。”

  “我在京里有个妾,你一直想知道为什么纳她,我也尽情对你说了吧。她出身不好,烟花里卖过笑。是大哥那几年打仗,小弟在京里要粮草不到手,工部里要补充东西也不到手。这女子是工部尚书丁前的相好,是他真心爱的。我进京去讨粮草讨东西,凭我年青生得比丁前好,勾她到手羞辱了丁前,问了丁前的秘闻。小弟插手,丁前从此不敢多言。大哥说她算有功的人,也不能打发,由京里府中养着。”

  闻言,萧瞻峻也从来没有这样高兴过,因高兴又多说一句,凑到妻子耳边道:“寿姐儿明年大婚,阵势已算摆开。以后你娘家里有人要纳妾,你就便儿时也拦下来,只别做的太夹生让人拿住说嘴的把柄就好。以后呢,本朝的风气要变一变,要纳妾的固然可行,不纳妾的也理当称颂。”

  龙怀城苦笑道:“兄弟八个七个娘,我要是敢这样做,置哥哥们于何地?只清点家里,把哪些该还给我们的列出来是正事。就是想打发我房里人也不能,一不小心影射到哥哥们要多心。能做的,就是我以后也不去姨娘房里,但姐丈放心,我也不会不管她们。”

  “和别人相比,咱们家有你姨丈在,皇上已算仁厚。等你再大几岁,你可以自己去打听定边郡王一族的境遇。他们族中也有和你一样,压根儿不认识定边郡王的人或孩子。但我听说虽皇上没论罪,地方官恐吓,里正欺压,过得并不安宁。”

  韩正经搔头不能理解,他想想自己的日子不要太好,除去今天听父亲说到福王以外。胖队长这个月又领了一百六十两银子,过几天要请客已请下自己,答应他必要到的。小十叔叔说他新得姨妈月钱,他也要请客……为什么那些罪官的家人要受凌辱?

  “三弟,是你自己的女儿,京里大把的选择。就侯府来说,有阮家,还有长陵侯府等。人家偏就相中咱们文章侯府?阮家圣眷高,长陵侯世子是跟过皇上的旧人,母亲又是南城大长公主。你有个娇养女儿,一定要给排最后的文章侯府?你和女儿有仇吗?阮家方家都不差,我们都信正经有出息,却不信就比阮家方家强出许多,能鹤立鸡群。出游三年,和正经长大后也有出息,到现下来看,除去自家人打保票以外,让别人此时就相信,只怕别人笑掉牙齿。”

  “三弟,咱们有袁家,又侥幸正经和胖队长好,但唯有小心侍奉为上,万万不能让皇上认为得一点儿势就猖狂。再说小王爷才多大?他就是世上一切人不要,只要正经一个,在皇上眼里将成正经鼓惑不说,哪怕他说的完全是真话,七岁孩子的话皇上会当上谏?”

  “这就是了,如今皇上就相当于胖队长,我们家就是小黑子。小黑子是自己找去金陵,打动胖队长。我们家得亲戚助力,也只能自己出力。如果有个你,是袁家,是元皓小王爷,如你为小黑子说话一样,在皇上面前为咱们家说话,皇上会怎么想?”

  “是,皇上也会认为袁家、元皓小王爷分不清轻重,照顾亲戚和防范造反余孽没弄清。元皓小王爷七岁,皇上不会怪他,只会认为你跟里面胡说八道,挑唆话。袁家就倒霉,既分不清轻与重,下一步就担心他官也当不好。”

  让他想到福王的话像是哪一年哪一月听到过,在哪里记不得了,不过他常年在曾祖母房里,应该是曾祖母房中有所谈论。说的是什么,也不记得了。只记起这事时,深深的刻痕痛到骨头里,从身体里慢慢划过,翻开血红的伤口,似乎终身不能愈合。

  “这就是了。皇上防备你家有什么不对?难道你因此不防备人家八不沾九不连的亲戚。你说不认识福王,但你知不知道你家是福王最近的亲族?受福王生母太妃的恩惠迁往京中,你家的侯爵由太妃受宠而来。皇上真的是太仁厚你家,换成别的朝代,这爵位早就抹去。”

  “是啊。后来无事我也为你家想过,没抹侯爵是你父亲在福王乱中曾行刺过他,而福王乱与你家确无关连。这是有道的明君才没有株连,只抄了你家。其实怒气之下可伤蝼蚁,匹夫一怒还能迁怒别人。寻常的人跟前一个人拌嘴,看下一个人时说话未必客气。何况是帝王之怒。你以为平乱后没有人弹劾你家吗?这里面是侯爷之功啊。”

  “所有的功劳都围绕侯爷带上咱们出来,路上皇上赏赐银子你拿了没有?回京里来宫中赏赐,正常功劳呈报的赏赐,你拿了没有?你怎么不回头想想,咱们是奉旨出京的吗?咱们不是奉旨出京,又给功劳,皇上是开天辟地的仁厚。”

  “你可能要说不是奉旨出京的当了差,这难道不是可以挂在嘴上的功劳吗?那你听好。别说你拿了银子,就是你没有拿银子,身为受爵封家的子弟,能出手时就出手,是你应当应分!你还拿了银子!咱们不是奉旨出京,皇上也赶紧的给了钱。而且给的相当多。你可以托你家长辈弄来各部出差人员的公费钱,看有没有咱们的多。”

  “你不但拿银子,还拿不仅一份儿!办点儿事情不过是跟着侯爷有功,不然你小小孩子还真的能有这些功劳!侯爷不奉太子出行,带上你们是亲戚情意。但奉太子出行,还肯带上你们要担风险。这与你家人好人坏没关系,鱼龙微服件件小心这也是本分。侯爷带上你们,你有功劳也是他的。再说一遍,就你家祖孙上路,遇到这些事情你们也挣不来功劳。这话怎么敢拿出来说嘴!”

  “你家二祖父治水功劳就更可笑!他是治水能吏吗?他只筹办医药和粮草!办医药据说是他多提一句,但办医药的银子是他独力出的吗?他一个人能把那些东西押到地方吗?他一个人不能的时候,自己想出妙计指使人押运东西吗?人是袁家的人,钱是大家对出来,胖队长几乎出尽黄金。再说你家对出来的钱是哪里来的!还不是皇上给的。拿着皇上给的钱,遇到灾民帮一把儿又是本分!难道当许多年的官,遇到灾情理当见死不救!得到功劳又可以沾沾自喜。又不是你家独力完成!回京后又拿赏赐,治水的赏赐咱们路上的时候发归自家。这是办一件事拿两回赏!你家还升了官!不是自己完成!还回头想和皇上理论下功劳多多?你好好想想把你家二祖父摆在头等的功劳里?他占多大便宜!人不是他的,钱不是他的,运粮的主张最早也不是他的!功劳他占上等!你还认为不足,还指望这就你家大功臣了!”

  “你这话要出去说,不知足三个字都说不上。这是居功自傲,而且你家有什么功劳!细算算,一路拿着钱吃喝玩乐,不愁强盗,不愁衣食,有功劳大家分!回京还敢炫耀吗?这点儿功劳就尾大不掉的模样出来,那全国治水上万的官员,他们是不是要求把国库分了?你要说官员们拿银子当差为民理当,咱们一路上少拿钱了吗!官升一级好意思当吗!皇上很对得起你们家。你妹妹添喜沾光住在宫里——可不是你家的光彩。那天我见到四个人小衣裳一模一样,你们家肝脑涂地也不能报,快别说不感恩的话。别人会笑。”

  “这话问的也好,也幸好你问了我。正经,胖队长是太上皇太后的心头肉,现下因寿姐儿和太子大了,在他们心里比寿姐儿和太子还重要呢。当下唯一能和胖队长抗衡的孩子,一个叫多喜,一个叫加喜。而且在皇上心里胖队长也是最疼的那个。胖队长的身份,允许他和你交往。这是你沾了在袁家长大的光彩,不然你上哪儿能有这样好的玩伴?你看战哥小王爷就知道,路上没功劳时,他眼里可没有咱们。他懂得身份尊与卑,也很会用。”

  “胖队长小啊,眼里还没有尊卑之观念。他爱在舅舅家住,你有缘和他交往,这是你的福气。他喜欢你,你也喜欢他。这可不是你自以为高人一等的资本。难道别人家的奴才和你认得,也从此就抖起来,以为跟爷们一例?他应该是你眼里肯有他,他感激不尽吧。只有那奴才脱了奴籍,混出人头地,才是他自己的资本。你也一样。”

  “明儿就给我相看吧。”韩正经继续扮傲气。张大学士敲打他:“现在该我说你听着。你小子既然长大有出息,老夫我不介意送你一程。这亲事呢,一个相看不中,你相两个。两个相看不中,你相三个。别问我怎么看你这么要紧,你把我气到。你能让我答应事情,你也得答应我。”